一、经营风险   

  (一)食品安全风险

  民以食为天、食以安为先,食品安全事关民众的身体健康和生命安全。我国历来非常重视食品安全工作,2015年10月1日颁布施行的《食品安全法》进一步强化了食品生产者的社会责任,确立了惩罚性赔偿制度,加大对违法食品生产者的处罚力度,食品质量安全控制已成为食品加工企业工作的重中之重。如果未来公司质量管理工作出现纰漏或因突发原因发生食品安全事故,发行人品牌和声誉将遭受重大损失。报告期内公司主营业务收入中食品(包括生鲜猪肉、生鲜禽肉、火腿、酱卤)占比分别为87.00%、85.66%、92.18%、96.09%,若食品安全事故造成公司声誉受损进而影响各类食品的销售,将会对公司经营造成较大冲击,导致公司面临营业利润大幅下滑的风险。

  (二)动物疫病风险

  畜禽资源是否健康、安全对公司发展至关重要。我国人口密度较高,经济发展水平相对落后,卫生防疫等社会事业欠发达,这些因素都容易导致动物疫情爆发,且畜禽疫情可通过接触、食物、空气等多种途径传播,传染地域广,预防难度大。以生猪养殖为例,我国生猪养殖过程中发生的疫病主要有猪蓝耳病、口蹄疫、猪流行性腹泻、猪伪狂犬病、猪圆环病、猪瘟等,近年来我国部分地区先后发生高致病性禽流感、高致病性猪蓝耳病、A型口蹄疫、猪瘟等重大动物疫病。
  一方面,大规模动物疫病的爆发会造成畜禽出栏量下降,对公司原材料供给造成不利影响;另一方面,疫情的流行容易引发人们对猪禽产品消费的恐慌心理,或促使消费者增加对替代产品(如牛肉、羊肉等)的消费,或直接导致猪禽产品消费需求的萎缩。2013年3月江浙沪地区出现人感染H7N9新型禽流感疫情,国内禽类消费量在短期内出现剧减,公司家禽产业链受到较大影响。
  目前公司业务覆盖畜类、禽类的养殖、屠宰、加工两条产业链,主营业务收入均为畜禽肉类或相关产品。未来如果发生大规模动物疫病发生,或者公司疫病防控体系执行不力,公司将面临产销量下降进而导致业绩大幅下滑的风险。

  (三)原材料价格波动风险

  生猪和活禽是公司主要的原材料。我国畜禽价格受饲料价格、市场供求关系、规模化养殖水平、动物疫情及农业政策等因素的影响而呈现一定的周期性波动,以生猪价格为例,2009年5月,全国待宰活猪平均价格为9.24元/kg,而2011年9月,待宰活猪均价上升至19.68元/kg,涨幅比例达113%。一方面,肉品销售价格变动与畜禽采购价格变动存在一定时滞,当畜禽采购价格持续上涨时,若公司不能及时调整产品销售价格,将对公司的经营业绩产生不利影响;另一方面,畜禽产品销售价格的上涨促使消费者增加对替代产品(如牛肉、羊肉等)的消费,市场需求下降会导致公司业绩出现下滑。

2008-2016年全国畜禽采购价格变动图(元/kg)


待宰活猪

 

活鸡

4

 

5

数据来源:中国畜牧业信息网,税前数据。

  (四)消费者对畜禽养殖行业的信心风险

  目前,大多数畜禽养殖企业仍使用传统方式养殖畜禽,生产技术相对落后,卫生环境差。个别企业受利益驱使,在畜禽养殖过程中违规添加药物或添加国家明令禁止的药物,严重损害了消费者合法权益。2011年3月与2012年12月,央视分别曝光“瘦肉精”事件与“速生鸡”事件,使得畜禽养殖行业声誉遭受重创。未来,如果行业内个别企业发生严重的产品质量安全事故,引发消费者对畜禽养殖行业的信任危机,那么包括公司在内的畜禽肉类食品加工企业都会受到不利影响。

  (五)发行人承包农村土地可能引发的风险

  畜禽养殖行业是一个需要大量使用土地的行业,截至目前,发行人共承包约1,731.00亩农村土地用于畜禽养殖,如果国家相关土地管理政策发生变化,可能对发行人产生不利影响;此外,随着地区经济发展以及周边土地用途的改变,发行人面临发包方或出租方违约的风险。

  (六)生产许可证期满不能续展的风险

  根据《粮食流通管理条例》,从事规模化粮食收购活动,须取得主管部门核发的《粮食收购许可证》。目前,绿发饲料收购玉米等饲料原料已取得有效期至2017年2月19日的《粮食收购许可证》,若该证期满后绿发饲料无法及时进行续展,则绿发饲料无法从事玉米等饲料原料的收购活动,将对公司饲料生产业务产生重大不利影响。
  根据《饲料和饲料添加剂管理条例》、《饲料添加剂和添加剂预混合饲料生产许可证管理办法》,国家对饲料及饲料添加剂生产实行行政许可制度。目前,绿发饲料已取得有效期分别至2017年1月13日与2019年6月11日的《添加剂预混合饲料生产许可证》及《饲料生产许可证》,《添加剂预混合饲料生产许可证》许可生产产品类别为添加剂预混合饲料,《饲料生产许可证》许可生产产品类别为浓缩饲料、配合饲料,若前述证书期满后绿发饲料无法及时进行续展,则绿发饲料无法从事添加剂预混合饲料、浓缩饲料及配合饲料的生产,将对公司饲料生产业务产生重大不利影响。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动物防疫法》、《动物防疫条件审查办法》,兴办动物饲养场、动物屠宰加工场所及动物和动物产品无害化处理场所,须取得主管部门核发的《动物防疫条件合格证》,《动物防疫条件合格证》实行年检制度。目前,公司畜禽养殖及屠宰业务均已获得合法有效的《动物防疫条件合格证》,若未来公司动物防疫条件发生变化,无法通过主管部门的年检,则公司无法从事相应的畜禽养殖或畜禽屠宰业务,将对公司生产经营业务产生重大不利影响。
  根据《生猪屠宰管理条例》,国家实行生猪定点屠宰、集中检疫制度,未经定点,任何单位和个人不得从事生猪屠宰活动,《生猪定点屠宰证》实行年检制度。目前,公司生猪屠宰业务均已获得合法有效的《生猪定点屠宰证》,若未来公司生猪屠宰条件发生变化,无法通过主管部门的年检,则公司无法从事相应的生猪屠宰业务,将对公司生猪屠宰业务产生重大不利影响。
  根据《食品生产许可管理办法》、《中华人民共和国工业产品生产许可证管理条例》,从事食品生产活动,应当依法取得食品生产许可。目前,公司肉制品及食用动物油脂生产已获得有效期分别至2021年4月27日与2017年4月2日的《食品生产许可证》及《全国工业产品生产许可证》,若前述证书期满后公司无法及时进行续展,则公司无法从事肉制品加工业务,将对公司火腿及酱卤业务产生重大不利影响。

  二、市场风险   

  (一)市场竞争风险

  随着《生猪屠宰管理条例》的修订和新《食品安全法》的颁布施行,公司所处行业的竞争格局正在发生迅速变化。虽然规模化企业同小型企业的竞争仍在持续,但产业集中度日趋提高,规模化企业之间的竞争已成为行业主流。目前,行业内已形成了一批规模化生产的龙头企业,如双汇发展、雨润食品、大众食品等。未来,行业优势企业还将利用自身优势持续扩大产能,围绕畜禽资源、成本控制、产品开发、品牌塑造等方面展开新一轮竞争。行业整合行为在一定时期内将加剧国内市场竞争,公司如不能及时有效地调整经营战略,将面临市场发展空间遭受挤压进而导致业绩下滑的风险。

  (二)销售市场相对集中风险

  2013年度、2014年度、2015年度、2016年1-6月,公司产品在浙江省实现的销售收入占公司主营业务收入的比重分别为94.85%、97.63%、96.08%、89.80%,公司存在销售区域相对集中的风险。一方面,作为一家总部位于浙江的肉类加工企业,公司在成立之初便确立了精耕细作浙江市场的发展战略;另一方面,浙江省人口密集且人均可支配收入高于全国平均水平,肉类产品需求旺盛,公司优先保障供应运距较短的市场。虽然子公司苏州华统生猪屠宰项目已于2016年4月投产,但发行人在短期内仍较难改变销售市场集中于浙江地区的状况,导致公司面临销售市场相对集中的风险。

  三、政策性风险   

  (一)税收优惠政策变化风险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增值税暂行条例》,公司从事牲畜、家禽等自产农产品销售可免征增值税;根据财政部、国家税务总局《关于饲料产品免征增值税问题的通知》(财税〔2001〕121号),公司从事饲料产品销售可免征增值税。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企业所得税法》、《中华人民共和国企业所得税法实施条例》,公司从事牲畜、家禽的饲养所得免征企业所得税;根据财政部、国家税务总局《关于发布享受企业所得税优惠政策的农产品初加工范围(试行)的通知》(财税〔2008〕149号)及财政部、国家税务总局《关于享受企业所得税优惠的农产品初加工有关范围的补充通知》(财税〔2011〕26号),公司从事肉类初加工业务(包括火腿等风干肉)所得免征企业所得税。报告期内,公司享受所得税税收优惠的金额分别为1,707.75万元、1,885.78万元、1,927.86万元、1,377.45万元,占利润总额的比重分别为29.81%、23.21%、25.09%、39.07%。如果国家降低农产品和农产品初加工企业的税收优惠力度,将对公司经营业绩产生较大不利影响。

  (二)环保政策变化风险

  公司畜禽养殖过程中主要污染物为畜禽粪便及养殖污水,畜禽屠宰及肉制品加工生产过程中主要污染物为屠宰后畜禽肠胃内容物及生产废水。未来,随着人们环保意识的增强,如果国家对现有环保法律法规进行修订或提高现行污染物排放标准,公司将因增建环保设施、支付营运费用等而增加相应成本。

  (三)政府补助金额下降风险

  公司获得的政府补助主要系各级政府部门对农业企业的财政扶持。报告期内,公司获得的政府补助金额分别为2,096.08万元、2,068.15万元、2,751.27万元和369.77万元,占利润总额的比重分别为36.59%、25.46%、35.81%和10.49%,若未来各级政府降低农业相关产业的财政扶持力度,公司将面临政府补助金额下降的风险,并将对公司利润水平产生不利影响。

  四、管理风险   

  (一)实际控制人的控制风险

  公司实际控制人是朱俭勇、朱俭军兄弟,本次发行前朱俭勇、朱俭军通过华统集团控制公司56.38%股份、通过华晨投资控制公司3.95%股份,两人合计控制公司60.33%股份,公司实际控制人控制的股份比例较高。同时,朱俭勇为公司董事长,朱俭军为公司副董事长、总经理。如果朱俭勇、朱俭军利用其控制地位,从事有损于发行人和其他股东利益的行为,将对发行人及其他投资者的利益造成一定损失。

  (二)子公司管理控制风险

  公司以畜禽屠宰为核心主业,全力打造产业链一体化经营模式,主营业务覆盖“饲料加工、畜禽养殖、畜禽屠宰加工、肉制品深加工”等四大环节。为了促进业务发展和方便独立核算,公司在浙江、江苏等地共设立了10家子公司,专职负责产业链各环节业务。由于部分子公司相距较远,信息传递反馈环节较多,公司存在由于对各子公司管理不到位而导致公司内控制度失效的风险。

  (三)社会保险费和住房公积金补缴风险

  报告期内,发行人未为部分员工缴纳社会保险及住房公积金,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社会保险法》和《住房公积金管理条例》等法律法规的相关规定,发行人存在被主管部门要求补缴社会保险费和住房公积金从而对公司经营业绩产生不利影响的风险。

  五、募集资金投资项目风险   

  (一)项目实施风险

  公司本次募集资金主要投资于年屠宰生猪50万头及1万吨肉制品加工项目和年屠宰加工3,600万羽家禽项目。如果未来宏观经济、行业趋势、市场环境等情况发生不利变化,将会给募集资金投资项目的实施或预期效益带来不利影响。

  (二)新增产能不能顺利消化的风险

  2015年度,公司自营生猪屠宰量为88.06万头,自营家禽屠宰量为700.34万羽,本次募集资金投资项目建成投产后,公司畜禽肉品产量与目前相比将有较大幅度提高,产品种类得到丰富,如果公司不能有效开拓市场,或者竞争环境发生不利变化,导致公司募集资金投资项目新增产能将难以合理消化,将会对募投项目的投资回报和公司的预期收益产生较大不利影响。

  六、财务风险   

  (一)火腿存货跌价风险

  火腿产品生产周期较长,一般超过8个月,且成品保质期较长,与生鲜肉品相比存货周转率较低。报告期内公司火腿存货余额较大,2013年12月31日、2014年12月31日、2015年12月31日、2016年6月30日,公司火腿存货账面价值分别为9,917.88万元、9,478.57万元、9,731.12万元、7,993.24万元,占公司存货的比重分别为48.52%、42.53%、42.28%、48.73%。火腿产品具有较长的保质期,且在一定年限内存放发酵的时间越长其价格也越高。但如果短期内出现火腿原材料价格快速上涨或火腿产品价格快速下降的情形,公司火腿存货将面临减值的风险。2016年上半年,火腿原材料生鲜猪肉价格持续上涨,火腿直接材料成本升高,考虑到原材料价格过高公司主动下调了投料数量,致使单位制造费用上升,但同期火腿销售价格未明显上升,导致2016年6月30日公司计提了381.34万元火腿在产品减值准备和21.11万元火腿原材料减值准备。如果未来火腿市场行情持续低迷,公司仍将面临进一步计提存货跌价准备的风险,从而对公司经营业绩造成不利影响。

  (二)净资产收益率下降风险

  2013年度、2014年度、2015年度、2016年1-6月,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归属于公司普通股股东净利润计算的加权平均净资产收益率分别为8.99%、9.67%、7.27%、4.69%。若本次公开发行股票成功,本公司净资产将出现大幅增长。由于募集资金投资项目产生效益需要一定的时间,因此短期内公司存在净资产收益率下降风险。